星与火之鸟

【无龙】浮空纪事(一)

        趁新年发个新连载,关于超能力背景下的无极和龙卷。

——————————————

  无极斜倚在车沿,任由牛车车轮辗转,于泥泞路面溅起些许仓惶的泥珠。不甚平坦的路畔,上个月凋落的黄叶与一日前降下,现已融化为水的初雪交汇纠缠,嚣张地发散沉闷而略清新的气息,仿佛煎煮了两个时辰的陈年茶叶的苦涩,于五脏六腑间充斥游移。

  昔日青葱馥郁的乡野,在季节变换的催化下,地表仅余黢黑如未完全凝固沥青般的泥浆。

  “到了。60元。”车轮发出最后的微弱“吱呀”声,停驻。赶车人回头,叼着的烟袋末端火星隐约浮动,满口黄牙在午后阳光的映照下给人鎏金的错觉。

  无极扯过偌大的棕色行李箱,自大衣口袋中摸出纸币交付出去,顺带抚平大衣由路途颠簸而堆砌出的褶皱,下车,靴子尖直戳入泥土半厘米深度。

  赶车人百无聊赖地挥鞭,牛车干瘪的车轮与牛蹄交错,遵循来时的方向返回。待牛车模糊为地平线处渺茫的一片痕迹,无极对周遭环顾再三,依照松木路牌所指引的牧场入口处加快脚步行进。

  步行约三分钟后,他看到因风霜所催褪尽叶片的果树,也看到了约好前来接他的人。

  “你是S郡大学的无极吗?”目光定位了无极凑近的步伐,此人恰到好处地问。

  “你们这地方,果真够偏。”无极将行李箱向前推了推。“证件和介绍信都在。”

  而这句话最末一个词音尚未在这旷野中散尽,无极忽又将行李箱向自己立足之处猛然拉动回去。

  ——依照通常经验,前辈会自告奋勇帮刚到的后辈搬运行李吧······无极尽量避免让对方认为自己有此请求。考虑到对方身体状况,这种工作对其而言或许过于为难。

  “毕竟,这个人只有一只手。”

  无极转动一下脖颈,下意识在自己脑海间屏蔽了面前之人也是曾叱咤一时的异能者的事,以及来之前迪美奥吩咐过他可以仰仗此人的照应。

  在世界半数以上人口都身负异能的世界中,无极是当今那个传奇般为众人所仰望,“位于顶点的人”。

  他的异能“无重力”,自他初中时期起,便已现端倪。

  13岁的他便能够轻易举起全校最重的胖子,也可从楼顶一跃而下毫发未伤。而当时的他并未投入过多精力于异能训练,毕竟考入名牌大学获得体面工作才是万千出身小镇的孩子普遍认同的出路。

  待他终于迈入H国大都市知名的S郡大学,蓦然间发觉自己之前一直忽略、任由其像野草般自行萌发的异能早已如登上高速路般飞速发展。

  “无重力”的效用自然是操控物体所受重力——可完全失重飘飞而起,也可仅是削弱物体重量。原本可操控的物体,重量极限为100公斤,入学的秋季时已突破3吨。除了失重之外,无极也进化出将数倍乃至数十倍重力付诸物体之上的能力。甚至再不必通过身体接触,在自身附近5米内的物品都可被能力所企及。

  古朴而沉闷的家乡的小镇,生活日复一日平凡,对异能的重视程度并不十分明显。而人口稠密的大都市对这种逆天的能力自有其忌惮。一次看似平常的体检就令无极的能力无所遁形。

  名不见经传的孩子在顷刻间一跃为异能者的顶点,各大媒体吹捧的耀眼存在。

  承载着异能的特殊体质,恰似繁杂海洋中一滴鲜血,很快便吸引到众多鲨鱼的逡巡。大大小小的私人科研机构、闻所未闻的民间活动团体,乃至游弋于规则缝隙间的黑帮,防不胜防地不时前来试图拉拢无极入伙。无极感受得到这类人面对自己时显露出的打量货物般的审视目光,无非是将自己视为活体研究样本,亦或是不必添加弹药的枪。

  当人携带了过于强大且实用的异能,就如同匹夫怀璧,再难独善其身。面对的选择唯有以能力征服一群人列入自身势力范围,亦或是受制于人。

  无极没能攥紧那种杀伐果断的气魄将重物砸向觊觎自己的人,也不愿做被各方势力牵扯利用的傀儡。

  ——事实上目前并未曾有人真正对无极造成过威胁。一是位于都市,对无极动手的风险可能为各方势力所难以承担。二是察觉到自己被人跟踪,无极会通过减轻自身所受重力的方式,使自己迅速奔跑跃动,脱离纠缠,亦或令对方身体沉重难以移动步伐。

  “我的异能,很适合用于逃跑。”

  覆盖于学校庇护下,无极暂且不必付诸过多精力至应对纠缠,而假期的临近却使他担忧与日俱增。回乡可能将危险人物引入家乡小镇,而滞留在空旷的校内也并非长久之计。

  一个人向无极提供了短时间的栖身之处。

  “按照这个地址,只要打听到G乡,就能找到龙卷。”校队教练迪美奥将地址以短信形式发送至无极的手机。“我们以前是邻居,我已经联系过他了。”

  无极丝毫未怀疑迪美奥这个自己隔三差五就能遇见的人和五年前位于异能排行首位的龙卷认识。之前对龙卷的采访中,迪美奥偶尔也会上镜。

  “我家人那边要怎么说?”思索片刻,无极回复简洁的一句话。

  他原本想过对家人称自己留在市内打工,但细想来有似乎不妥。

  “为论文而进入山区实地调查。”校方鉴于无极的困扰早已商议好对策。“学院已经批准,在官网发布你们水利系学生的假期活动安排,有意向跟随学院进行项目研究的学生分组到不同乡镇实地考察。名单里有你的名字,却不会公布你在哪组,那些人就算看到也不会猜出你究竟去哪儿了嘛。到时候用你的身份买好火车票,你和学院一起出发,到火车站和事先安排好的人交换车票,就可以转而去G乡。就算有人黑进购票网站,也无法得知你的正确去向。”

  “先应付完今年,毕竟最近情况紧张。”迪美奥的短信最后处写到。

  S郡大学地处鱼龙混杂的边陲城市,与L国一江之隔。三个月前L国流感肆虐,原本在贫富差距的巨大沟壑中暗自滋长的矛盾在此冲击下决堤,武装集团四处作乱,L国顷刻间化作千疮百孔飘摇于骤雨中的船。席卷其中的L国人不顾及任何后果四处躲避,偷渡事件暴增。

  疫情和战火隐隐有殃及S郡之势,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往年不会有如此猖獗的势力明目张胆拉拢,甚至威胁异能者,而今,高阶异能者可能在日间就深受其扰。

  无极最终选择听从安排,搭乘火车18小时,转而在杂草丛生的破旧车站寻得揽客的牛车,颠簸在泥泞路面近6小时——毕竟G乡以优质牧草而闻名,饲养牛羊的农庄割据占满这方并不辽阔的土地。

  无极没有晕车的毛病,因而此时清晰的思绪为他观察面前之人提供了助力。

  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脸庞,略微塌陷的鼻梁,犀利的目光,龙卷和几年前无极在电视中看到的并无差别。

  ——一个遒劲而有韧性的人。

  无极脑海浮现这句话。

  他无从弄清出于什么原因,总之在他于四年前的电视上第一次看到龙卷完成组织安排的任务接受采访的视频时,投射在脑海里对他的认知就是这两个形容词,而非绝大多数人所描述的“强大”。

  “你······在这边住得习惯吗?”无极努力压制着紧张感将询问的话语串联成形。他并不像那些中二少年一样,将强大的异能者视为偶像,但在抛出话题的刹那,他亦觉察出心底涌出对对方的敬畏。

  他本意是询问龙卷对于自己身份转变的看法——一度在大都市叱咤风云的龙卷,在受伤失去左手后,辞职退隐庄园,看似是在不足三十岁时就领取组织高额赔偿金,过上了颐养天年的惬意生活,但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清楚,他应该是有不甘的吧——只有位于至高处俯视过众生,才会开启最广阔的视野。然而一夕由万仞之上跌落,意志往往会被心理落差的海潮吞噬碾碎。

  “还可以。正因无法再翱翔天空,所以才会更加注重以往忽视大地的气息。”龙卷早已起身带路。“自从少了一只手,就无法继续控制风在空中飞了,因为用两只手才能控制平衡和方向。但这又如何,生活终归要继续。”

  “你比我想象的说得多。感觉还像写诗似的。我还以为你们这种人都是人狠话不多的类型。”无极快步跟上。直到自己站上这个位置,他才知晓顶级的异能者在平日里与寻常人并无两样。

  “不是本身话不多,而是在出任务时没必要。”初涉入冬季的庄园,气温尚不寒冷,龙卷身着大衣也并没有厚实的质感。左侧空置的单薄袖管因步伐的牵动前后游移,钟摆般僵硬地划着一个固定的弧度。“现在也一样,我诊治的动物比人多,动物生病从不会自己说明情况,而人可能会对自己的病情羞于启齿。”

  “原来你做了医生。”无极对此有些意外。“原本以为你会当警察之类的。”

  “我自修取得了行医许可,一般的头痛脑热还是可以解决的,有大病还是送去县城医院。”龙卷三言两语描绘自己的生活状况,平淡的语气间听不出丝毫失落。“很奇怪吗?这地方唯一的赤脚医生却不是个健全人。”

  一处处牧场以一掌宽的木条和铁丝网所制的栅栏隔开,硬生生将厚实的土地纵横割据。慵懒粘腻的空气中交杂了牛羊的低鸣及鸡啼犬吠,寥寥几栋木屋或砖瓦房腾起大团厚重烟雾。无极根据龙卷的引领轻易绕过路面的牛羊粪便,绕过水塘边的泥沼——齐膝深的淤泥虽无从将人吞噬,但一步踏入仍会令人难受异常。约行路一刻钟后,龙卷的房屋就明晃晃映入视线。

  不及一米高的墙垣蜿蜒环绕院落外侧,由餐盘大小的石块垒就,蛋壳青或是烟灰色的石块交杂出马赛克的繁杂,而石块尚未被朝风暮雨侵蚀平整棱角,彰显着它们从原本安眠的山脉被采下仅数年光景。院墙栅栏门一侧立有木杆,悬下一只手掌大小的铅制铃铛。

  构建起二层外加阁楼建筑的砖墙相互依托拼贴,笔直伫立包裹一方并不宽敞的空间。因不曾经历粉刷,淡红的砖块和缝隙间的水泥豪爽地裸露在外。黛青的瓦片有如蛰伏洞中巨龙周身的鳞铠,沉沉压下。院中没种树,屋后一畦十余平米的菜地,如今季节也仅存枯枝败叶以及伫立土地间的干瘦支架。

  “屋里比较乱,等会儿我帮你收拾个房间。”龙卷拉出口袋中以暗金色尼龙绳拴住的钥匙,旋开镶嵌了木框的铁皮门。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