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与火之鸟

核能兔子
品种:洁西伍莉
身体短小、圆润,毛长而密。性格温和,习性高雅,被称为"兔中贵族"。
虽然体型小,但在面对其他兔子的时候却总能处于领导者地位。
一只聪明的兔,在奥尼的训练下学会很多技能并且会配合兔展上的摄影师拍照。
爱好是洗脸和舔影眼兔子。

【连马】新雪初霁

群里有人提供的主题,打算来个星际版的“新雪”,所以选择连马来描写,出于队名的考虑。

——————————————
72个地球日。
在地球上足够那颗皎洁的卫星盈亏两周半,而蛰星上空的浓云与雷暴依旧搅动成浓厚的屏障,蔽去了至高的苍穹,毫无溃散隐匿之意。
时间在此是变得稀薄而迟缓的。
多层隔音窗将疾风骤雨的狂啸声切断,室内静谧得只稍许听到仪器运转的细微声响。
在看自己的笔记时,马图斯习惯于端坐在窗侧,即使外界明显比室内昏暗得多。
没有扶住笔记本的左手以毫无知觉的腿为支点,僵硬的手指悸动,于扶手上跃动叩击。
“哒哒哒 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
若非思绪被白纸上字迹所纠缠,马图斯便可轻易发觉自己无意识中敲击出的节奏正是那首圣诞期间响彻大街的“铃儿响叮当”。
“一开门就感觉有热气涌来。”连士由隔壁补给仓库钻出,径自凑上来。
马图斯中指和食指间夹着纸飞船朝向连士抛去,折痕遍布的白纸尚未飞出一米就猝而栽下。
进入星际时代,马图斯是为数不多的喜欢用纸和笔记录自己经历的人。当然有时纸也能起到其他作用,就如在无法离开室内的时候,可折纸解闷。
“节省着用吧,再撕下去本子就没了。”连士捡起纸飞船,语气似是如释重负。“还是仓库凉快。”
蛰星,此时大气温度约在五十余摄氏度,而这处落脚的掩体建筑内,温度计水银刻度高调地攀缘于三十至三十二摄氏度之间。
——一切都是为了节省能源,中央空调设定的温度高了些。唯有存放补给的仓库,室温始终保持二十五度以下。
连士一有机会便蜷缩进其中,而马图斯却拒绝了他同去的邀请。一方面是由于仓库狭窄空间内各种燃料和食材的气息混杂,另一方面也是因入口处聚集的杂物对于轮椅而言是难以逾越阻碍。
冰冷而僵硬的轮椅。
自72天前那次迫降起,马图斯就没再站起来过。
蛰星是一颗蔚蓝色的星球。
比地球还要蔚蓝的存在——表面超过百分之九十都是深邃海洋,唯有寥寥几处岛屿点缀出不一样的色泽。
这样的星球不能用作移民,然而联邦却始终未将其忽视,原因便是蛰星上盛产的晶石是制作超级芯片不可或缺的原料。
诸多怀揣发财梦的人,诸多肩负报效联盟崇高目标的人,在签订了五年或三年工作合同后,从联邦下辖的各星球前往蛰星某个岛屿中驻扎。
当然,合同书上的“五年”或“三年”是以母星地球一年的长度计算,当中排除了“夏眠”的时间。
在长度相当于十八个地球月的蛰星年中,每座岛屿至少有三个月时间气温超过五十,乃至七十摄氏度。而环绕岛屿的海洋在这得天独厚的高温下飞速蒸腾,从而夏季隐天蔽日的浓云夹杂骤雨雷暴侵袭而至,几乎不曾有间歇。
没人可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驾驶机器开采晶石,因而每年气温攀升时分,各岛屿负责人将岛上所有人聚集到掩体建筑,进入营养舱中进行沉睡。
在恶劣环境中便蛰伏起来,静待一个适宜的气候,蛰星因此而得名。
然而今年却有两个编制外的不速之客滞留于此。
小型运输舰舰长马图斯和他的副手连士,是“夏眠”前最后抵达的补给品运输者,降落时仪器失灵,运输舰直接撞毁在地面,马图斯的双腿直面承受了撞击。
实际上生物假肢早已被联邦广泛应用,然而这颗偏远的矿星却只配备了最基本的伤口处理设备和药品。处理伤口止血止痛不在话下,恢复损伤肢体的机能却无从做到。
“看来我们要准备在这边安营扎寨了。”虽然早已得知结果,连士在向马图斯转达总部的指令时,语气中的不甘仍难以抑制。
“也就是说,要等到明年天气放晴?”身处蛰星,马图斯依旧习惯以地球方式纪年。此时地球的北半球正是秋末冬初,三个月的时间足以跨年。联邦最近的星球驾驶飞船至此也需一星期以上的时间,若是派飞船接人,抵达时有很大几率会因蛰星的强烈雷暴已起而无法着陆。
联邦不会为区区两个人冒那个险。即使冒得起险,也不会浪费燃料。
“没办法,我们跑长途的就是辛苦。”连士极力使氛围变得轻松,然而参杂其中的却仍有悲怆之感。
掩体建筑内的营养舱造价昂贵,因而与驻扎此处的工作人员数量一致。“多余的”马图斯和连士二人无法陷入“夏眠”,终日守在使用面积不足一千平米的建筑内时,岛上其他人都舒适地躺在营养舱中。收入较高的工程师和管理人员甚至还特别加钱选择添加了造梦装置的高级舱,沉浸在走向人生巅峰的梦境。
从运输舰坠落至今,蛰星上度过的七十二个地球日如蒸馏水般苍白无味。不能出门,星网又因雷暴断绝了信号,建筑内食物充足但也都是些难吃到让人怀疑自己味觉的罐头和营养剂。马图斯每天以笔记刻录下自己的行动,内容一复一日地趋同。
笔记本后的空白页被一张张扯下,反复折叠为各种并不生动的动物或工具造型。折纸是人类尚在走出母星地球之前就已被大多孩子摒弃的游戏,却被马图斯在此境地中重拾。
“外面没什么值得看的,这里的风景给你!”连士将之前用手臂夹在腰间的物体举在马图斯面部的高度。
透明的,半球状的壳,后侧亦有同样材质的透明板粘粘在一处,内部添入几许晶莹的纯白齑粉,在灯光映射下流动为无暇的光。而透明板顶端处则粘贴了以罐头包装纸修剪而成的点点繁星,下方为戴着棉毛的憨厚雪人。
“你这是?”马图斯不明就里。
“我自己DIY的水晶球啊。虽说没完全做成球状。”连士透出些许自豪感,擦拭着自己的得意之作。“之前我早就把运输舰上的仪表盘外壳拆下来保存了,本来想拿去母星回收换点儿钱,没想到现在用上了。”语气略一停顿,见马图斯果真细端详着此物,继续说道:“里面的是晶石边角料磨成的'雪'。地球上已到了圣诞节呢。"
“你还缺了一点儿材料。”马图斯用力推一下身侧的轮,促使轮椅旋出一个弧度以面对连士。手指尖探入笔记本,须臾之间夹带出一片冬青叶。“圣诞自然要有圣诞树。”
叶片仅半个手掌大小,脱离树的枝干后与笔记本共同历经颠簸,往昔葱绿的色泽仍停驻于其脉络分明的平坦表面。
“这太好了。”连士展露欣喜道。他并不介意此叶片并非用于圣诞树的种类,并且早已干枯。
将冬青叶严密按压于透明板后侧,再透过前方的半球端详,叶片有些许变形却对这一处静谧风景毫无冲突之感。
连士正打算将“水晶球”递与马图斯,手指脱离作为背景的透明板,听得并不真切的细微“咔”一声响起。
“水晶球”恰似蚌壳般微颤着开启,半球与后侧的板剥离,洁白的粉末经由忽然开启的裂隙中,汇作涓涓细流落于地板。
“啊,这粘得不太牢固,刚才我又按得太大力。”连士以手掌托住“水晶球”下端试图阻止粉末的流落,但地板已然堆砌了一抹纯白的光泽。
“不知老家那边,今年的圣诞是否有降雪呢。”马图斯手扶双膝坐着,看得出神。而后掏出口袋中存放的,因多次折叠而褶皱遍布的三五团白纸,展平,撕扯为无数细微的碎片。攥于手心的纸屑浸染了少许汗渍,却仍如毛似絮般,轻得几近无从察觉其重。马图斯挥手,一次次极力向上抛撒。
室内无风,纸屑并未凌空高扬。片片亮洁之色摇曳着蹁跹坠落,触及地板时咏出协奏的颂歌。
“每年的第一场雪,不经意间就会占据了城市呢。”
当天的晚餐除了压缩饼干和能量饮品外,还增添了预先保存的火鸡罐头。略微发柴的肉片虽是剥皮去骨尽失烤火鸡原有的形状和诱人的油光色泽,却仍不失为这一特殊的圣诞夜难得的佳肴,马图斯和连士都感到自己的每一个味蕾全然复苏了起来。
就让散落一地的晶石粉和纸屑暂且铺就起节日的肃穆吧。在建筑内其他人苏醒前,二人自会将一切清扫尽。
“今天是第72天了。”马图斯言语间满是期冀。“最多半个月,温度就能降下去,天也能放晴了。”
“等到放晴,就能见到这银河中罕见的奇观。”连士转眼扫视地面,灯光的映射使得这些粉末与纸屑散出流转的各色光华。
仿若雷暴初歇、浓云消散时分,蛰星上空如锦如焰般穿斥延伸至地平线的霓虹。

白细胞影眼。
早就觉得影眼的造型和白细胞很像,现在终于画出来了。

P1:因为歼灭是66号,而破坏的绝招是鬼影镰刀脚,所以。。。
P2:盖世太保在比赛中差点因为打潜龙被罚下场,所以烈巴男爵准备培养一下其他球员的守门能力,以防万一。

铁甲兔子
品种:弗朗德巨兔
著名大型兔,体型、结构匀称,骨骼粗重,体长可达一米,毛色多为钢灰色。
肥宝在铁甲兔子小时候,经常把热狗里的菜叶子拿出来给铁甲兔子,看他跳起来。后来铁甲兔子长大了,只要立起来,就能吃到菜叶子。
毛比较硬,扎手。

疾电兔子
品种:美种费斯垂耳兔(俗称“猫猫兔”)
有一身柔软的红色卷毛,这在兔子中很罕见
特能睡,一天要睡上十几个小时
猫猫买他的原因之一是他也被称作“猫猫兔”,但最主要还是为了摸他。然而疾电却是只胆小、不愿与人亲近的兔兔,有人来摸他就立刻逃跑,猫猫只好趁他睡着的时候摸,还给他戴上蝴蝶结和粉红丝带,有的时候疾电兔子惊醒,就吓得炸毛
其实猫猫很宠疾电,还把他叫做“仔仔”

史博士开黑店惨遭投诉!
多谢 @【苦逼ing】林宇星 及其他各位群友提供脑洞
另外,还有几个需要补充的评论
金汤:别人说眯眯眼都是怪物,可我却不这么认为。其他动漫角色眯眯眼都是boss级别的,而我,长了一张boss脸却没有boss的命,甚至还被抓来当苦力。啊,生而为王命如蜉蝣真是太悲伤了。
龙卷:自从上场,我就一直不停地转啊转啊,史坦尼亚你以为我是电动机么?我的胳膊长期收到火焰的威胁,有次还被咬了一口,史坦尼亚你得陪我精神损失费
复刻:今天是我长发及腰的日子,结果呢,不幸也是在这天发生的,这些丧心病狂的人把我抓去做实验,不过最后我发现还挺好的,给我装了漂亮的美瞳,而且用催发剂让我的头发变长变柔顺了,复刻爸爸再也不用担心我不会梳头了
卡先生:是这里的服务人员,不知道为什么啊,我就被老板叫去住宾客套房了
苏珊娜:只是想在病床上好好睡一觉,这轮椅硌得慌,这VR体验效果极差
尼尔逊:这些胆大包天的科学狂人居然敢无视我的身份对我下手。不过我侄子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恩尼斯:我在这里饿了三天了,你看,我都瘦了

流星兔子
品种:沙漠棉尾兔
毛色为褐色,腹部和喉头为白色,最显著的特点是棉花球一般的大白尾巴
因而花王也经常玩弄流星兔子的尾巴
天性似乎比别的兔子更加好动,而且不喜欢洗澡,花王没少为此犯愁
几乎和任何兔子都能很快打成一片

根据 @柒°阁下花 大大写的文随手画的,核能和核心是兄弟这种设定简直太赞。大概就是核能和影眼一起照顾核心这熊孩子。另外以前一直觉得如果把那些球员都画成兔子,核能和核心应该是同一品种和毛色。

P1:穿着客场球衣的核心,因为射失了点球而一脸无奈。(因为阿根廷要凉所以画了这个)
P2:“我要投诉那个卖给我假花的混账!我就是为了给核心泡个玫瑰浴买了蓝玫瑰,谁知居然是染色的,一到水里就掉色。看看给我的核心染成啥样了!!!”